草莓音乐节曾经的天后”张蔷:我代表黄金的80年代-郑州中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外科 >> 正文

草莓音乐节曾经的天后”张蔷:我代表黄金的80年代

2017-12-21 来源:郑州中医网

草莓音乐节曾经的天后”张蔷:我代表黄金的80年代

[摘要]今年的草莓音乐节上,张蔷和乐队重新演绎了《冬天里的一把火》等80年代金曲,点燃复古热潮,台下拥蹙无数,全程嗨翻跟唱,媒体争相报道,全民集体感怀。

如今的张蔷

张蔷80年代造型

央视为张蔷正名:连风靡东南亚的邓丽君也屈居其后相关专辑推荐视频:“锋菲”香港48小时:王菲避柏芝赵薇家过夜

收起视频

央视为张蔷正名:连风靡东南亚的邓丽君也屈居其后

播放:21

预告:哈林赞女创作人像王菲 黄龄张蔷高跟鞋PK平底鞋

播放:7841

曾是“街头霸王”?黄渤:张蔷的声音萦绕在小时候记忆里

播放:763

婉转版:黄龄唱完《痒》又来《High歌》 女王范婉转腔反差大

播放:11751

爆料?张蔷曝庾澄庆“从不看孩子” 称自己会对孩子动手

播放:381

土豪!张蔷被女儿爆料 拿锅铲敲钢琴出气

播放:343

张蔷张行现场狂唱经典老歌 再现歌王歌后风范

播放:496

张蔷阔别歌坛11年复出 自曝小学一年就烫发

播放:117

热辣版:黄龄霍尊师姐弟共唱《High歌》 贴面热舞燃遍全场

播放:55266

张蔷草莓高唱《手扶拖拉机斯基》 爆炸头经典造型嗨翻观众

播放:277

腾讯娱乐专稿今年的草莓音乐节上,张蔷和乐队重新演绎了《冬天里的一把火》等80年代金曲,点燃复古热潮,台下拥蹙无数,全程嗨翻跟唱,媒体争相报道,全民集体感怀。于大众而言,这个名字熟悉而陌生,近年来在媒体上频繁被提及,还不吝溢美之词,然而她的故事在民间的流传度却并不广。

》》》点击观看《Hi歌》更多精彩:黄龄张蔷高跟鞋PK平底鞋

在张蔷的新专辑中有这样一段介绍,“张蔷跟双卡录音机、二八大杠自行车、爆炸头、交谊舞、迪斯科等等影像一起成为了八十年代的经典记忆”,乐评人也频频发出“她像一个镜像,映照出那个华丽而浓烈的、劲歌遍地的八十年代”式的感慨。那么张蔷究竟是何人?在老炮集体回巢的热潮中,张蔷凭何享有这般评价和待遇?通过此次《Hi歌》的专访,或许可知一二。

张蔷: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第一位中国娱乐界人物

张蔷的百科词条中,一排煊赫的头衔和成就整齐罗列。“开创流行乐演唱新范式”、“中国流行音乐代表人物”这些暂且不论,下面这两个名头就足够惊呆不识张蔷名字的听众。第一个,她是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第一位中国娱乐界人物,并被《时代》评为“全球最受欢迎的女歌手”,世界六大流行音乐巨星之一,排名第三,位列邓丽君之前。第二个,30张专辑销量二千多万张,这一纪录至今无人打破。

单凭这两项,张蔷就足以叱咤乐坛,在唱片业全面退败的时代,张蔷的这个记录或将一直保持下去。然而有趣的是,在80年代,她却并未受到和影响力相匹配的媒体及业界关注。彼时张蔷的出现是名副其实的“先闻其声”,神秘异常,不少听众甚至只能望着磁带封面解解馋,始终无法获知这个声音后面的人的模样。忆起当时被冷落的遭遇,张蔷显得有些无辜,“不知惹恼了谁,乐坛几乎全面将我封杀,什么演唱会呀、电视台呀,根本不可能上。”

的确,直到2008年央视《见证》栏目的《风起张蔷》专题中介绍,“她的专辑销量远远高于邓丽君”,张蔷在流行乐坛的地位才第一次被主流媒体肯定。不得不说,爆炸头、蝙蝠衫、健美裤的造型加上尖尖的奇特嗓音,在当时没法不被归为出位和另类,更难以划入主流。在一片讴歌式的晚会歌曲红海中,张蔷却唱着翻自外国的迪斯科,音乐理念和风格前卫到超出一般人的承受范围。

更难以想象的是,这个被视为“怪咖”的姑娘就这样火了,火得一塌糊涂。她的经典代表作《爱你在心口难开》更被认为影响了一代人,每个80年代的人心中都有一首张蔷的歌。

梳理跌跌撞撞复出路 张蔷自嘲“90后应该不认识我吧”

每个传奇人物似乎都有一次另人难以理解的抉择。80年代后期,正处于事业最辉煌时期的张蔷远赴澳洲留学,不久后结婚生子。1996年离婚后复出,但相比过往成绩平淡不少。千禧年过后,发了几张专辑后,渐渐淡出大众视野。直到2008年,新一轮复出序幕正式拉开。用“张蔷”和“复出”做关键词进行搜索会发现,从2008年到今年,几乎每年都有张蔷的复出新闻传出。

稍作一番梳理后,近6年来张蔷的行踪清晰可见。2008年1月12日,张蔷举办了出道20多年来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第二天的中国流行音乐榜星光之夜酒会上,她宣告全面复出。自此,沉寂近十年的张蔷频繁出现在公众面前,2011年末,张蔷亮相曾传言被封杀的主流媒体,和一波选秀偶像林宥嘉、周笔畅、胡夏等在央视《梦想合唱团》为公益而战,随后《年代秀》《一起唱吧》《妈妈听我说》等综艺节目上了个遍。

2013年,签约摩登天空,紧接着携手偶像摇滚乐队新裤子首登草莓音乐节,两代文艺青年合作重唱《路灯下的小姑娘》《恼人的秋风》等时代金曲。年末,新专辑《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发表,首唱会上前来助阵的是当年和她并称“南北二张”的张行。

张蔷这跌跌撞撞的复出路,除了陪伴了十年甚至二十年的铁杆歌迷坚守力挺外,也不乏90后们抛来的白眼,这些自称某某新生代偶像妈妈或姐姐的孩子,对这一陌生名字的不屑直接写在脸上。在他们眼中,这个“过气大婶”无非是在消费自己残留的那一点点可怜的名气和人气,再捞上一笔。

张蔷并不排斥这些论调,但她反感被“过气”之类不尊重、不友好的词汇形容。最近一次在公众场合亮相,她主动提及自己的时代标签,骄傲中又有点自嘲,“90后应该不认识我吧。”

是的,如果不是近几年媒体上的反复曝光,90后无论任何也不会知道这个名字,以及她背后那被奉为传奇的成绩和故事。因为在她活跃的那个音乐还单一闭塞的年代,看着选秀成长起来的一代大多还没出生。

张蔷称《我是歌手》不适合我:现在的音乐才土呢!

回首20年前,出身于音乐家庭的张蔷也是一位传奇天才,16岁录歌,17岁火遍中国,张蔷习惯把那个阶段称为“小时候”。如今重新回归的她,并不屑于把“小时候”的辉煌放在嘴边,但她始终认为她所代表的80年代是个华语音乐的“黄金时代”。在接受《Hi歌》的采访时,张蔷这样说道“现在比起我们那个年代肯定是进步了,但是有些东西没有超越我们那个年代。”“比如说?”张蔷丝毫没有犹豫,“比如说我吧。”

几乎无人质疑,张蔷是让迪斯科在中国根植的先驱者和领军者,某次演出中,主办方把新生代“电音女王”尚雯婕和张蔷组合为表演搭档,大有后辈向前辈致敬的意思。在迪斯科领域,张蔷颇有自信,“没谁能超越,目前来讲,还玩得太土气,不够洋,你超越不了了。”虽然近年来张蔷不断融入新时代的音乐潮流,跟年轻摇滚乐队全面合作,但在她心中,那个热血沸腾的80年代流行乐似乎已成为永恒经典。她提起此前采访中的经历,“一个记者说,您觉得那会你们的音乐土吗?我说你现在的音乐才土呢,你现在只是在编曲乐器上、意识上比那会工业化了,可是在人性化的东西上真的没法超越历史。”说起这段时,张蔷言辞间有些激动。

因而,即便时间向前推进了20年,张蔷还保留着当年翻唱老歌的习惯,虽然总有人对张蔷的“翻唱”持有保留意见,但张蔷认为这是时代赋予的必然,“狭隘的人总是说张蔷都没有自个儿的歌,其实我能唱别人的歌,我也能唱自己的。”但翻唱也有翻唱的原则,“如果你超不过原唱,原唱到达一个经典,你也没有自个儿的风格,你最好别翻。”

加盟摩登天空后,张蔷拥有了众多可选择的原创音乐作品。在对原创的改编方面,张蔷的态度也十分鲜明,舞曲是她一直坚守的领域,“我希望我能强攻这块”。“他的作品哪怕不是我的风格,我也能给它扭转成我的风格”,但关于创作人能否接受,张蔷一如舞台上表演时的洒脱和无畏,一摊手,“那不管了”。

去年年末的新专辑《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被人认为是张蔷真正意义上的回归,从歌名到曲风都不忘她玩了二十年的迪斯科。为何如此执着,张蔷称“迪斯科最能让大家接受,因为是非常欢快的歌。现在流行乐坛全是哼哼唧唧的故事,所以我应该流入一些新鲜的血液让它快乐起来。”

曾被认定只属于并存活于80年代的张蔷,证明了新时代同样有“迪斯科女皇”的一席之地。有乐评人评价这张专辑“凭借点击率和话题性,成为这一年最受瞩目的流行音乐专辑”,并称赞张蔷在复出歌手里堪称奇迹。媒体以“张蔷为什么成功复出”为题,分析张蔷现象。

实际上,在音乐、电视、电影寻求集体记忆、感伤匆匆那年的大潮中,以《我是歌手》为代表的音乐类节目让不少歌手迎来事业第二春。也有人就此事问及张蔷的感受,以她的成绩和音乐特质,张蔷是此类节目再合适不过的人选,她却回应说,“这个节目有个好处,就是能让那些被人遗忘的歌手有一个重新站在观众面前的机会。但是我不喜欢做戏,不适合我。”

张蔷:《小苹果》、《小鸡小鸡》都听过 我喜欢大张伟

每每张蔷在媒体中露面,总有一副迪斯科不老传奇的姿态,自信、直率。和其他艺人因谨慎而甚少提及同行不同,张蔷从不避讳聊聊华语乐坛的其他歌手。多年前,张蔷就直言希望和陈冠希、张信哲合作,对陈冠希评价为“挺正脸儿的”,今年谈及欣赏的后辈的话题,张蔷再次提到陈冠希的名字,又加了个周杰伦。

她也谈起乐坛的创作问题,“现在的年轻人写歌不太注重旋律,其实大家还是喜欢好的旋律的东西。”张蔷顺势聊开了华语乐坛中神曲当道的现象,什么《小苹果》《小鸡小鸡》,前卫依旧的她全都听过,说话间还不自主地哼起旋律,对于这些作品,她的评价是,“我觉得它能得到普罗大众的喜欢,它就是一个成功的作品。”

这些作品的缔造者王蓉、大张伟也都或多或少和张蔷有点渊源或交流,张蔷主动谈及王蓉,“我很早就认识她,我花钱买过唯一一首作品就是她的,在90年代。”大张伟的歌她也是说来就来,哼完连说,“我喜欢大张伟。‘我就不爱唱情歌’我觉得特好听,我想花钱买下来。”“别看他闹闹闹,我觉得他是有旋律”。旋律也是张蔷再三提及的,最能打动她的音乐元素。新节目《Hi歌》中,张蔷正面遭遇的是以转音见长的黄龄,“《High歌》我也没想到是她唱的”,张蔷直说。其实当年,张蔷的旋律也有洗脑的潜质,有人说,如果按照现在的话来讲,80年代她也算是神曲的带动者。对于这样的评价,她略显迟疑,随后说道,“我……反正在那会是掀起了一阵风潮,那到现在,他们觉得我都是80年代代表性的人物,就代表一个时代。”这话如果从别人的口中说出都会显得有些自大,但出自被誉为“20世纪80年代流行文化符号性标志”的张蔷,似乎名正言顺。

媒体的报道中,张蔷的名字不断和80年代绑定出现,标题也多为“张蔷盛开在80年代的一朵奇葩”、“张蔷:我是一个真正享受过八十年代的人”之类。在新专辑中,张蔷特地将名为《我们的八十年代》的主打放在第一首的位置上,连她本人也颇有向80年代和当年的自己致敬的意味。

“那个年代的禁忌和叛逆,那时青春的躁动和狂热,竟然全在一个仅仅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张扬的打扮和独特的声音里了。当张蔷带着灿烂的笑容,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时才发现,即使没有那样的历史,张蔷极具穿透力和震撼力的独特嗓音仍旧可以在新的时代再一次唤醒人们的耳朵和心灵,点燃年轻、闪亮的眼睛。”张蔷的百科中有这样的一段评价。

来源:腾讯娱乐